郊遊 (Stray Dogs)

第一次看蔡明亮導演的電影,就是他在 2013 年的作品 “郊遊”。

完全沒有準備下去看。第一次接觸蔡導的超長鏡頭,實在措手不及。最初兩至三個鏡頭看完後 (相關文章:超長鏡頭電影上半部 – 飛鳥俠 (Birdman)),有種預感整套電影都會這樣進行下去,結果如我所料。預感出現時,不敢想像怎樣去看完電影,結果比想像中輕鬆,不過聽說這電影是蔡導的電影中比較容易理解的一套。(!!!!!!)

故事關於男主角 (李康生飾) 跟太太分開後,帶著兒女在城市內流浪,住在廢墟中的生活。李康生於馬路上舉地產廣告牌子謀生,他諗唱的 “滿江紅” 令我對下雨的台北念念不忘:後來我在台北街上走著時,看到工人同樣的拿著廣告牌,有些甚至站在馬路中心派發地產廣告傳單,加上同樣的雨天 (每次我到台北總下雨,得到 “香港雨神” 的稱號),心裡忽然酸起來:這本應屬於收入豐厚的地產經紀做的事情,在台北竟然變成由收入低微的工人去做,如果真的賣出房子,工人得到的利潤只是冰山一角,偏偏這事情每天都在發生。

另一幕李康生在晚上帶兒女到公共廁所洗澡,那佈滿黑色水跡的地版,殘舊的尿缸,偏偏就給發現有一水龍頭有漏水,可以用來洗腳,他們一家人就在這骯髒的環境清潔身體,可悲的情緒又再湧起。

單是這兩幕,我開始明白長鏡頭在這片中的威力:就是要讓觀眾深入地看見殘酷的現實,讓你念念不忘,更重要是,你的眼睛無法閃躲!(除非你睡著了,故意不看或是中途離場) 我非常欣賞導演運用大量長鏡頭的風格,因為沒有太多人有這種勇氣去表達自己吧!

其中一幕是李康生跟一顆高麗菜 (即香港的 “椰菜”) 的對手戲,這一幕令李康生成為雙料影帝 (金馬奬最佳男主角,亞太影展最佳男主角)。沒錯,是演得太精采。剛好我在台灣旅遊時,有兩次跟朋友吃晚飯都有吃過高麗菜,我的反射動作是馬上問他們:看了 “郊遊” 沒有?更提示他們,高麗菜是電影中非常重要的一角,神奇嗎?

看畢電影後,老實說,能理解的內容只得一半,我也沒有刻意地理性分析箇中意義,全憑感覺與直覺去看。這電影的魔力就是,過了一段時間後,腦海總會忽然閃過這電影的一些畫面 (也許是長鏡頭已經成功在我的心裡植根)。我心目中的精采電影就是這種。

幸運地,九月份在台北旅遊時,北師美術館正在進行 “郊遊” 電影的展覽 (稍後再有文章提及),我去看了。館內的導賞員解釋了片中一些情節的意思,解開了以前未能了解的情節。

“郊遊” 就是杯美酒,慢慢的喝,越喝越美妙。


北師美術館 | Facebook

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(捷運科技大樓站附近)

“郊遊” 展覽期至 2014 年 11 月 9 日

 

都市遊魂 | Facebook

http://www.citytraveldreamer.com

8 thoughts on “郊遊 (Stray Dogs)

  1. 我也在北師美術館看郊遊這部片的,一直都覺得蔡明亮的電影充滿著對生命探求的氛圍,雖然有時候看不是很懂,但我始終記得蔡導曾說:看不懂沒有關係,放在心裡面就好。

    1. 認同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感,我認為有得著就已經很好了

      每一次看都會有些新的體會

          1. 認同,就是讓人看完後仍在研究,回味的電影就很精采
            很怕那些怕你不明白,要把一切都交待得清楚的電影

Leave a Reply